居然搞笑网

笑话,笑话大全,爆笑笑话,gid动态图,幽默笑话

第134章 一次就见效了 作品:《我是洪荒第一人》


2019-05-18

哮山的元神,正略有些费力的操纵着神通,神通内部吸收积蓄的能量太大,运转之间,已经有些滞碍了。

 

    猛然感觉被人窥视,定神望去,就见到高歌冷冷的眼光,紧紧盯着他。

 

    一根乌黑不起眼的细木棍,出现在了高歌的手中,高歌双手握住,上前一步,向着大罗金仙的元神轻轻一挥。

 

    哮山元神一怔,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瞬间就笼罩了他,这感觉如此陌生,如此恐怖,其强烈程度,超过了亿万年犬生的任何一种感觉。

 

    没有任何犹豫,哮山的元神瞬间丢下了正在操纵的神通,只一晃,就离开了呆了亿万年的身体。

 

    至于那具身体、正在运转的神通、神通内部无量的能量、身体周围吞天一族的所有生灵,通通被哮山的元神丢到了脑后。

 

    逃走!

 

    远远地逃走!

 

    逃开那致命的威胁!

 

    在黑狈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哮山那黄橙橙的小狗模样的元神,毫无征兆地离体而去,瞬间就出现在亿万里之外,再一闪,又向南方飞出了亿万里。

 

    其惊慌失措至极,似乎连撕裂空间的一点点时间都不敢等,只想远离身边的恐怖。

 

    丧家之犬,仓皇北顾!

 

    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无匹力量,从哮山的身体破体而出,像道光,却比光还快,只一瞬,就追上了两亿万里外的哮山元神。

 

    哮山元神知道已被追上,瞬间升起金杵、飞刀、盾牌,这是哮山祭炼最彻底,使用最多的三件灵宝,死死挡在了那力量的前面。

 

    那无匹的力量,一触到飞刀,飞刀顿时灵性大失,往外跌去,盾牌多支持了瞬间,也变得灰扑扑的,盾面上出现无数的裂痕,倒飞而去,两件下品灵宝,没有为哮山元神争取到一丁点儿时间。

 

    金杵却顽强地顶住了,立住不动,可惜,那力量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法则玄妙无比,瞬间就裹住了金杵,把金杵和哮山的元神隔离,切断了哮山的神识联系。

 

    哮山元神陷入绝望,高呼道:“巫,别杀我……”

 

    痛打落水狗的时候,怎能收力!

 

    高歌无匹的力量,没有一丝迟疑,从四面八方杀到,在哮山元神体内、体外轰然爆发。

 

    高歌数千万年来,勤修苦练法力锻体法,为这具身体积蓄了难以计量的力量,平时八成力量被封印在体内,剩下的两成,比起一般的太乙金仙,也要强大了许多。

 

    以力量著称的大力神猿,也禁不住这两成力量的轻轻一击。

 

    如今,透过祭炼了数千万年的建木棍,高歌终于神清气爽地激发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出来。

 

    这建木棍是如此的重,他不像一般的灵宝,稍加祭炼,就可以随意使用,它只是一根没有任何灵宝性能的材料,唯一的特点,就是无比的沉重,像一个世界般沉重。

 

    对这根不过水管粗细,三尺来长的细木棍,高歌寄予深切的期望,耐心无比,数千万年如一日地祭炼,就是为了这一刻的使用。

 

    紫铜棒虽不断增加材料,也越来越重,但也只够高歌封印力量的身体使用,一旦高歌解开封印,紫铜棒的重量就明显欠缺。

 

    只有这根建木,才能承受他无匹的力量。

 

    高歌把自己的力量,当作底牌,深深藏着,也就现在如同巫一样现世,又在吞噬神通中,多重遮掩,才放心使用一次。

 

    一次就见效了。

 

    无可抵挡的力量法则,摧毁了哮山元神给自己加持的所有防御规则,击碎了哮山元神凝聚起来的所有能量,粉碎了哮山的所有神识,斩断了哮山的所有因果,泯灭了哮山的所有生机。

 

    恐怖的爆炸在两亿万里外猛地炸开,无形的震波瞬间横扫亿万里方圆,把地表的突出的一切全部抹去。

 

    在大爆炸炸开的瞬间,爆炸范围内的所有物质,又被无匹的力量猛然压缩,形成一个灰色小珠子,一撞就击开了空间,露出黑漆漆的虚无,投射了进去。

 

    黑狈在哮山元神外逃的瞬间,就感到不妙,身体一晃,离开了原地,瞬间出现在亿万里之外,关注力却一刻也没有离开依旧哮山的身体,好奇看着。

 

    被哮山遗弃的神通失去操控,饱满无序的能量,被高歌轻轻一拨,猛地震动起来,轰然向外逃逸,引发巨大的爆炸。

 

    这巨大的爆炸能量,从哮山的这具大罗金仙身体内部炸起,又引起这具充满能量、却已毫无意识操控的身体,进行了第二次大爆炸。

 

    就如同一颗氢弹,被原子弹引爆一样。

 

    但是这威能,千百万倍超过了氢弹,把吞天一族的圣地吞天岩一扫而空,方圆亿万里的无数吞天一族生灵,绝大部分瞬间就被震死,留存的基本都是金仙以上的族人,神情惶恐地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吞天岩方向。

 

    高歌立身在这轮爆炸的能量中心位置,一身干爽利索,丝毫未被波及。

 

    丈许高的强悍身躯,像一个真正的巫,昂然释放着无穷的凶悍气息,冷漠地看着被夷平的吞天一族圣地。

 

    澎湃的力量法则在透体而出,在身体周围不断显现,不可抑制地影响着四周的一切规则。

 

    高歌感应到大罗金仙的目光,转头就对上了黑狈的双眼。

 

    冷漠无情的目光,让黑狈打了个冷颤,黑狈咻地转头,撕裂了空间,跨入了进去,瞬间离开不见。

 

    这样的凶兽,自己还是不要去招惹,黑狈悻悻地想到。

 

    黑狈和哮山虽交情不浅,却还称不上过命的交情。

 

    何况,哮山已经身陨,交情也随风而散,更加没有必要去为一个已死的生灵拼命了。

 

    最主要的是,黑狈已经吓破胆了。

 

    哮山虽比他晚了几十万年晋入大罗,但哮山的吞噬神通,是能够辅助修炼的,进度更加快捷,隐隐间已经追上他了。

 

    论资质,哮山也强过他这只狈,绝对实力要比他高出一线。

 

    但就是这样,还是只在短短的半天时间,被这只恐怖的巫杀得神魂俱灭,连元神都逃不掉。

 

    他黑狈哪有勇气留下!

 

    为朋友报仇?

 

    对黑狈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一辈子都不可能!

 

    高歌见那大罗金仙二话不说,转头就跑,也不以为意,真要和一个大罗金仙再次厮杀起来,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能再次杀死一个大罗金仙。

 

    他刚才使用建木棍已经有些勉强,要再次强行使用,说不定会让身体受伤。

 

    高歌身体连续闪动,来到南方亿万里外,伸手把哮山的三件灵宝收了起来,看了一眼光秃秃的地面,身体又闪动几次,消失不见了。http://www.mtv235s.com/39/39742/15567742.html

第四十九章 救人!杀人_大升级时代


2019-05-17

    蒋红当场气绝,以死殉夫,对于她来说,算的是死得其所吧!

 

    石进叹道:“想不到四妹竟然这般刚烈啊。”

 

    这时,手下一名帮众驰马来报:“大刀李江的尸身上又搜了一遍,没有地图。”

 

    石进指着蒋红的尸体,道:“那么,定是在她身上了。”

 

    一番细细搜索,蒋红身上除了一些晶币、几件替换衣服之外,再无别物。

 

    石进和陈达面面相觑,又是失望,又是奇怪。

 

    他们从温溪山上追到温溪城附近,始终紧紧盯着李江夫妇,地图如在中途转手,决不能逃过他们数十人的眼睛,何况他夫妇舍命保图,绝无随便交给旁人之理。

 

    陈达再次将蒋红的小包裹中之物细细检视一遍,翻到一套小女孩的衫裤时,猛地想起,说道:“大哥,快追那小女孩!”

 

    石进“哦”了一声,才想起自己那个可爱的外甥女不见踪迹了,说道:“不用慌,一个小女孩而已,在这渺无人烟的荒地上,谅她也逃不了多远?”

 

    石进左臂一挥,叫道:“留下两人把霍二爷安葬了,余下的跟我来!”

 

    石进一提马缰,当先驰去。

 

    蹄声杂沓,吆喝连连,百余匹马追了下去。

 

    石进和陈达都是武功精湛,长途驰骋,豪不在意。

 

    但是,他们相信一个小女孩一整日不饮不食,在烈日下必将被晒得口唇都焦,心力交疲,绝对跑不了多远。

 

    而且,哪怕那白马神骏,但如此长时间的足不停蹄的奔跑,终究支持不住的,所以,他们并不是特别着急。

 

    众人纵马跟随前方马蹄行踪的脚印,一路追寻,十余里距离顷刻便至。

 

    一行人上了一个沙丘,向前望去,只见西北角上一片青绿,高耸着一些大柳树。

 

    只见东北角的一座小山脚下,孤零零的有一座帐篷。

 

    石进道:“过去瞧瞧!”

 

    于是带头纵马往帐篷走去。

 

    石进一斜眼,只见帐篷旁边还系着一匹高头白马,健腿长鬣,正是大刀李江的坐骑。

 

    一个帮众忍不住叫出声来:“白马,白马在这儿!”

 

    石进与陈达对视一眼,互相打了一个眼色。

 

    陈达心念一动,翻身下马,从马背上抽出一柄锋利的青色长剑,悄悄的走向帐篷,正想探头从窗子向帐内张望,冷不防那白马“呜哩哩……”一声长嘶,似是发觉了他。

 

    陈达心中怒骂:“畜牲!”

 

    他定一定神,再度探头往窗中张去时,哪知窗内有一张脸同时探了上来。

 

    但见这人一身白衣,年纪轻轻,英姿飒爽,目光炯炯有神,一头白发,特别的醒目,额头的神秘白色花朵印记更是让人影响深刻。

 

    此人正是与元成分开的善体元正。

 

    陈达大吃一惊,双足一点,倒纵出去,喝道:“是谁?”

 

    元正淡然的说道:“你又是谁?不请自来,鬼鬼祟祟的,到此有何贵干?”

 

    陈达惊魂略定,满脸笑容,说道:“在下姓陈名达,无意间到此,惊动了阁下。请问勿怪,请问阁下尊姓大名啊!”

 

    元正道:“在下元正。”

 

    陈达陪笑道:“原来是元兄,在这荒山野岭中有人有帐篷,在下便来叨扰一下,顺便斗胆讨要一口茶水喝。”

 

    元正道:“你有多少人同来?”

 

    陈达道:“便是在下与几个朋友在此。”

 

    元正轻轻一笑,似是不信,淡然的眼光在他脸上来来回回的扫视,陈达给他瞧得心神不定,只有强笑。

 

    元正当然知道外面都有多少人,只是,他并未点破,也不在意。

 

    一个淡然的斜视,一个笑嘻嘻地十分尴尬,僵持片刻。

 

    元正道:“要喝茶,便走大门,不用鬼鬼祟祟的!”

 

    陈达笑道:“是,是!”转身绕到帐篷门前,走了进去。

 

    帐篷内陈设简陋,有一张木床和一套桌椅。

 

    此时,有一个小女孩正坐在椅子上捧着一碗茶水,两人目光相接,那女孩吃了一惊,呛啷一响,茶碗失手掉在地下,打得粉碎。

 

    陈达登时心花怒放,这小女孩正是他的外甥女李秀兰。他见到白马后,本已有八分料到小女孩会在帐篷内,但陡然间见到,仍是不免喜出望外。

 

    秘境地图,一定就在她身上,它就要属于自己了。

 

    一想到秘境之中存在的各类宝物,陈达的内心便久久无法平静。

 

    不久前,元正便是见到了昏晕在马背之上李秀兰,见其年幼、人事不省。元正当然不会见死不救,便连忙把她救了下来。

 

    帐篷内,李秀兰醒转,不见了父母,啼哭不止。

 

    元正见她玉雪可爱,不禁大起怜惜之心,问她怎么一人到这这里来的,她父母是谁?

 

    李秀兰便将自己知晓的事情告知了元正,便央求元正去寻找她的爸爸妈妈。

 

    就在此时,青蟒剑陈达便鬼鬼祟祟的过来了,在帐篷外探头探脑,这一切全看在元正的眼中。

 

    李秀兰手中的茶碗一摔下,元正应声走了过来。

 

    李秀兰奔过去扑在他的怀里,叫道:“大哥哥,他……他就是追我的大恶人,是个大坏人。”

 

    元正抚摸着她的头发,柔声道:“不怕,不怕,有我在呢!”

 

    李秀兰道:“大哥哥,求你帮帮我,他们几十个人一直在追我们,打我的爸爸妈妈,我爸爸背后全部是血,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元正心中叹了口气,既然陈达等人已经追到这里,想必她的父母已经被杀了,此刻,就算他本领通天,也无法将死人变活吧!

 

    陈达侧目打量元正,但见他满头白发,竟无一根是黑的,年近似乎并不大,而他左手手臂上的黑色“8”号数字也毫无遮掩,其等级一目了然。

 

    28级的年轻人,不堪一击,自己突然出手,将之击杀,然后带着小女孩便走,免得夜长梦多,再生变故。

 

    “死吧!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刚好碰到了这档子事。”

 

    陈达一声狞笑,手中长剑便一剑猛然刺向眼前的年轻人。

 

    哪知元正虽是年轻,身手可着实敏捷,势力之强远非他之想象,陈达的手掌与他头顶相距尚有数寸,元正不退反进,他身形一闪,极速向前,右手却是抬起手掌。

 

    “嘭!”

 

    元正后发先至,猛然一掌将前方的陈达击飞,这一掌的力道极猛,陈达低哼一声,口吐朱红,从帐篷中飞出,掉落地面。

 

    陈达的身子软软垂下,委顿在地,口中喷血,便没气了。

 

    外面,石进见到自家兄弟进入帐篷之后,便被一掌击出而亡,心中来不及多想,便对着四周的手下喊道:“老三被杀了,大家其上,给三爷报仇。”

 

    此时,元正从帐篷内踏步而出,看着正在发号施令的老大石进。

 

    便冷声道:“你便是追杀李秀兰大恶人?既然你是罪魁祸首,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愿意放过,那么就死吧!”

 

    元正一脚踏出,身形瞬间来到石进的身前,其速度之快,石进根本难以反应。

 

    一掌轰在他的心口。

 

    “嘭!”

 

    石进倒飞数十米,撞断数根大树,满嘴鲜血,躺在地面上,已经是毫无气息。

 

    元正一招杀死石进之后,冷冷的盯着四周局促不安的人群,冷声道:“怎么,还不走,也想死在这里为他们陪葬嘛?”

 

    四周的那些帮众,见元正如此强悍,一招便击杀了最厉害的老大,哪敢久留,见对方不愿再起杀心,便一哄而散http://www.benshuge.net/56/56950/16289126.html

第两千六百六十八章 比你更狂! 作品:《九阳绝神》


2019-05-17

这软绵绵的拳印,轰击到祁坤的面前,甚至连他的身体都没有接触到,就接连涣散。

 

    秦轲一挥手,淡淡说道:“三招已经过去了,现在该我让你三招了!”

 

    他的话,让四周众人都是一愣。

 

    这时候,人们才明白,为何秦轲刚才的拳头,软绵绵的,毫无力量。

 

    那根本不是他没有实力,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出力。

 

    祁坤嚣张的要让他三招,秦轲就把这三招,浪费过去,而后对着祁坤说出来同样的话。

 

    他的声音虽不大,但是却让人觉得,比起祁坤更加霸道,更加狂妄。

 

    秦轲的意思很明显,你不是狂吗,那我就,比你更狂!

 

    “这家伙好大胆,他难道不知道祁坤的厉害吗?”

 

    “真是不知所谓的家伙,祁坤一出手,他就会输的很难看。”

 

    “他以为他是谁吗?连不死强者都不是祁坤的一合之敌,他算是什么东西?”

 

    不少人大叫。

 

    他们看不起秦轲,根本不相信,秦轲会是祁坤的对手。

 

    在他们看来,如果秦轲抓住机会,三招之内,或许还有触碰到祁坤的机会。

 

    可他现在却自己把这完好的机会浪费了。

 

    而后甚至还嚣张的要让祁坤三招!

 

    这不是找死吗?

 

    所有人都这样以为。

 

    “乡巴佬,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让祁坤三招,真是不知所谓!”

 

    轩辕青云笑的嘴都裂开了,满脸狰狞,恨不得现在就看到,秦轲被祁坤击败,甚至是击杀!

 

    南方天帝的面色微变,看向秦轲的眼神,也变得越加不屑:“哗众取宠,不自量力!”

 

    他对于秦轲的评价,也越来越低。

 

    擂台上的祁坤,被秦轲的话逗笑了。

 

    “哈哈哈……”

 

    祁坤大笑,足足笑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才止住笑声,瞪着秦轲傲慢说道:“小子,你真是有胆子!不过只有胆子,没有实力,是不行的!”

 

    他一伸手,指着秦轲狂妄说道:“一招!一招之内,不能击败你,就算是我输!”

 

    他冷笑一声,身体之上无数的神力就像是太阳光芒一般冲出去!

 

    一道道的神力卷动,化成一片风暴。

 

    祁坤拳头一握,无数的神力就汇聚上去。

 

    这一尊拳印,蕴含着毁天灭地之力,朝着秦轲镇压过去。

 

    轰隆隆!

 

    四周的空间,都被暴力碾碎。

 

    顷刻间,拳印冲击到秦轲的面前,祁坤脸上带着狰狞大笑:“动手吧,要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这是第一招!”

 

    面对你祁坤这如山般的拳印镇压,秦轲镇定说道。

 

    他没有还手,反而是身体一动,就直接从祁坤的拳印之下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扑空了?”

 

    祁坤大惊失色。

 

    他原本以为这一拳,就足以击败秦轲。

 

    但是结果却是连秦轲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这个结果,让祁坤震怒。

 

    更加让他感到羞辱!

 

    “可恶,你是找死!”

 

    祁坤嘶吼,身形一动,宛如猛虎一般冲出去,无数的神力更加把空间都封锁起来,一道道神力,像是利剑一般,从四面八方冲来,冲向秦轲。

 

    第二招,祁坤动了真格。

 

    在他这强大的神力封锁之下,秦轲若是再想逃出去,几乎没有可能。

 

    面对这滔天的剑气镇压,秦轲依旧没有动手,他的神色平淡,缓缓说道:“第二招!”

 

    轰!

 

    他的身体之上出现一层层的赤色光芒。

 

    这是疯魔炼体术修成的护体血光!

 

    威力比起护体金光更加强大无数倍。

 

    即便是一尊不死强者,都未必可以破开这一层护体血光。

 

    随着护体血光催动,秦轲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见到这一幕,祁坤更加暴怒,面色都变得狰狞的嘶吼道:“狂妄的家伙,你会死的很难看!”

 

    他没有想到,秦轲竟然真的要让他三招!

 

    刚才他口出狂言,让秦轲三招。

 

    秦轲随手就把三招机会浪费。

 

    可现在,秦轲扬言要让他三招。

 

    祁坤原本要一招击败秦轲,让秦轲知道他的厉害。

 

    可现在,却变成了自己出丑。

 

    祁坤这已经是第二招了,要是还不能击败秦轲的话,那就要沦为笑话了!

 

    他这一招倾尽全力,无数的神力和剑气汇聚到一起,冲向秦轲身体之外的护体血光。

 

    这些神力和剑气足足释放了数十个呼吸的时间,却竟然连秦轲身体之外的护体血光,都没有破开。

 

    “可恶!”

 

    祁坤面色苍白,倒退了好几步。

 

    这已经是第二招!

 

    他依旧没有击败秦轲!

 

    甚至连碰都碰不到秦轲。

 

    如果说第一招的时候,秦轲是依靠身法和速度逃走了,那这第二招呢?

 

    祁坤倾尽全力,却破不开秦轲身体之外的护体血光,其中的差距,谁都能看的出来。

 

    “你还有最后一招的机会。”

 

    秦轲站在原地,护体血光环绕他的身体,淡淡说道。

 

    声音不大,但是谁都能听出来其中的霸道和傲气!

 

    仅仅这一句话,就让先前桀骜狂妄的祁坤,在他面前,变成了一个笑话。

 

    “这一次,我会弄死你!”

 

    祁坤嘶吼,一双眼睛已经变得猩红无比。

 

    轰!

 

    他的身体直接在原地消失!

 

    嘭!

 

    突兀的出现在虚空中,祁坤手持一柄神剑,居高临下的朝着秦轲冲来。

 

    他手中的神剑,披荆斩浪,破开空气,连日月星辰都在他的剑锋之下,被不断的斩碎!

 

    “大日耀天剑!”

 

    见到祁坤手中的神剑,南方天帝第一个惊叫出来!

 

    大日耀天剑!

 

    威名赫赫!

 

    是真正的涅宝!

 

    当初第二守墓人进入第五深渊,经历九死一生,才得到这大日耀天剑!

 

    此剑一出,一切神剑都在他的面前,黯然失色!

 

    这是真正的攻击涅宝,虽然只有半阶,却恐怖绝伦,连天地都能斩碎。

 

    从大日耀天剑在不死天宫出现,被他斩断的神王兵器,都不下数十道!

 

    祁坤这是真的动怒,要杀了秦轲,才会连大日耀天剑都施展出来。

 

    虚空中,剑气纵横,一道道的太阳神光,朝着四周散发出来,把天地都照耀的一片光明!

 

    手持大日耀天剑的祁坤,身形完全被剑气和光芒遮挡住。

 

    这一道神剑斩落下来,就连四周的天地,都剧烈晃动起来,似乎承受不住恐怖的剑气,要崩碎了。

 

    “不好!”

 

    南方天帝面色大变。

 

    在这擂台四周,还有不少天骄,他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天骄,全都死在大日耀天剑之下。他一咬牙,挥手甩出去一道符文,念念有词:“乾坤如意,急急如律令,封!”http://www.mtv235s.com/15/15465/15546768.html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末页

邪恶动态图

动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