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搞笑网

笑话,笑话大全,爆笑笑话,gid动态图,幽默笑话

第二百三十九章 人间至味——妖怪大城市


2019-05-19

   路边摊和大排档,吃的是人间至味,那是凡间俗世烟火气里才有的风尘眷恋。

 

    装在塑料箱里整件的瓶装啤酒,远不如那些藏在精致小桶里的所谓精酿有格调,有人说难喝的啤酒都是勾兑的,酒瓶里一半是水,另一半是回忆,你喝下去越多,就越能想起关于某个人的过去。

 

    大排档人头攒动,昏暗的路灯下,每一张桌子上都摆满了啤酒瓶,炭火上烟雾缭绕,空气中升腾着热浪,周边偶尔会响起嘶哑的热门音乐,这种市井的味道会让每一个人感觉亲切。

 

    每个人都会记得这时候的歌曲,终生难忘,和桌子对面的那些面孔一起,铭刻在或长或短的一生里。有些时候我们会不自觉的哼起这些调子,会想起在大排档上一起喝酒的每一个人。

 

    会想起初恋,会想起那些烟火人间的段落,却在晚风吹过的某个时刻戛然而止。更重要的是,生命往往会在这一刻穿越时间的界限,由无数个历史重新组合成全新的当下。

 

    你每次想起她或他的样子,仍然会觉得一切宛若当初,那个人就在你面前不远的地方,告诉你明日如歌。

 

    江晓俞突然一下就伤感起来了,连自己也觉得意外,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没什么往事可以回忆的人,可这时候,他开始想念每一个记得起名字的人。

 

    所以当韩凌提议要去酒吧继续下一轮的时候,他假装说自己累了,想要回去休息。于是韩凌死死拉着沈语凝的手,斜着眼睛满脸坏笑的看着江晓俞。

 

    “我真累了。”江晓俞苦笑着指了指腋下,“疼”

 

    然后他目送三个人开车离开,自己一个人步行去找今天的住处。按照薛星野给他的地址,这是一家酒店,当然也是薛家旗下的产业,所以和住到家里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按薛星野的话说:“家里的那些叔叔们,没有一个值得认识的,而那些值得认识的人,还是等到有必要的时候再见的好。”

 

    酒店经理应该是提前接到了薛星野的通知,早早的站在大门口迎接江晓俞。看见人来了,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跟前,白手套紧贴裤线,一路毕恭毕敬的领着到了大堂,让江晓俞浑身不自在。

 

    经理又从柜台下面拿出一本精装的画册,让江晓俞挑选房间。画册上的每一间房都有各自的故事,有政商名流下榻开光的记录,也有演艺明星的香艳留影。

 

    从见多识广,极有眼力和分寸的人嘴里说出来,这些就都成了面目模糊的八卦段子,明明没说是谁,却能猜出个**不离十,“哦!”的一声过后,故事的延展性仿佛长卷徐徐打开,想象空间满载。

 

    江晓俞对这些都没太大兴趣,却回想起了香港酒店顶楼的游泳池,穿着白色泳衣的陈梦茜。

 

    “顶楼有带游泳池的么?”他试探性的问道。

 

    “必须有。”经理回身取出一张黑色的房卡,双手递给了江晓俞。

 

    这间酒店顶楼的游泳池是独立的,唯一的通道连着下面的豪华套房。而这间酒店又比周围所有的楼都要高的多,所以在这种连无人机都需要申报备案的特别禁飞区里,可以在阳光下肆无忌惮的做任何事,需要顾及的就只有从头顶上掠过的卫星。

 

    江晓俞坐在泳池边上,回想起来,上一次在顶楼游泳池的时候伤在背上,而现在伤在腋下,仿佛游泳池对自己是个魔咒。

 

    周围的一切都在自己下面,更高的地方,只有被月光照的发亮的云朵,眼前的画面像是静止了。

 

    对江晓俞来说,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安静过了。而上一次体会这种绝对的寂静,还是在安化楼那间单身宿舍里阳光透过不大的窗子斜着照进来,便能铺满半个房间,在床上稍一翻身,就能看见细小的灰尘迎着光腾起来,闪亮般的向上飘去。

 

    而所有这些属于普通人的平凡生活,似乎都已经彻底远离自己,改变生活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一坨蓝色的毛球。

 

    江晓俞四仰八叉的躺下了,月亮的形状和脑海中的江毛毛融为一体。从这小东西出现的那一天开始,生活就改变了,而现在却对它的来历一无所知。

 

    随着思绪不受控制的散开,江晓俞回忆起了那些被江毛毛吃掉的东西,还有烛龙墓穴里的那几幅壁画,因为两者之间总是有着一些难以言喻的共通点。

 

    在烛龙墓的巨大壁画里,一边是戴着椭圆形面具的人,像祭司一样跪在地上,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在他面前摆着一个花纹繁复的巨大圆盘,在圆盘上又浮空飘着三个图案。

 

    这个画面江晓俞记得很清楚,圆盘上的三个图案,第一个应该就是烛龙,因为和青铜巨门上的图案一模一样。另一个长着很多触手的,很可能就是塔斯马尼亚海底的那个海怪,这种亲眼所见的判断更多来自于直觉。而最后一个带翅膀的人,江晓俞一直没想明白这代表着什么,有时候他觉得这上面刻画的可能是李逸臣的某位祖先。有时候他又会很坚定的推翻这个想法,因为壁画上的人更强壮,拥有四只翅膀,而李逸臣太瘦了,他也只有一对翅膀。

 

    还有壁画上另外那条巨大的龙,以及同样扑朔迷离的关于冥皇的传说。

 

    而这其中最神奇的,是它们和江毛毛的关系至少江晓俞认为,它们至少应该来自同一个系统,因为江毛毛吃掉了祭司的面具,还吃掉了那个海怪,外形更是随之发生了变化,这说明它们之间至少是“兼容”的。

 

    可以后呢?江晓俞不禁又想,难道江毛毛还会再吃了烛龙?甚至会吃掉李逸臣么?还有画面上那个大家伙,江毛毛和他又会有什么关系呢?

 

    这一切无法想象。

 

    不过关于这次行动的报告,江晓俞决定再加上两条:

 

    没有嗅觉的王道士到底是不是钱穆良,那个人说藏经洞最有价值的部分都藏在阁楼里,他到底是谁。http://www.benshuge.net/50/50680/16319770.html

1721 是非不分的“老糊涂” 作品:《头狼》


2019-05-19

  唐缺闻声微微一顿,蠕动嘴唇刚要还嘴。

 

    “唐总,您要走吗?”

 

    这时候,被唐缺暴揍过一顿的那个叫豆芽仔的倒霉蛋,鼻梁处贴着纱布,迎面走了过来。

 

    唐缺瞪着眼珠子臭骂:“走你麻,到楼下给我买包烟去!”

 

    “诶,好嘞!”豆芽仔吓了一哆嗦,加紧裤裆迈着小碎步转身就往电梯方向跑。

 

    刘博生侧脖朝唐缺挑动眉梢:“走了啊兄,亏心事做那么多,往后进进出出还是多呆几个保镖吧,不然容易永存不朽。”

 

    “逞口舌之利有意义吗?”唐缺讥讽的回怼一句。

 

    “呵呵,操。”刘博生摸了摸鼻头,故意撞了下唐缺的肩膀,粗鄙的骂街:“还尼玛口舌之利,装你爹文化人呢?”

 

    “你干什么!”唐缺立马像是炸毛的公鸡似的一把薅住刘博生的衣领。

 

    “干什么?干你呗,操!”陈傲一个健步蹿过来,抡圆胳膊一拳砸在唐缺的腮帮子上,同时抬起膝盖“嘭”的一下磕在唐缺的小腹上,刘博生趁势掐住唐缺的脖颈,照着身后的墙壁“咣咣”连磕两下。

 

    唐缺压根没有还手的机会,就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呸!”刘博生不屑的照着唐缺吐了口黄痰,冷笑:“给你脸的时候你是唐总,不给你脸,你就是个篮子,别特么老比比划划的跟我们要画面。”

 

    “走吧,跟个弟弟啰嗦啥。”我斜楞眼睛瞟了瞟唐缺,双手插兜径直往前迈步。

 

    在医院这种地方,我们能做的无非就是捶打唐缺一顿,还真不敢将他怎么样,而且我也怕这个狗篮子恼羞成怒,回头再难为王莽。

 

    王莽是何等的人物,他之所以不离开医院,总是有什么忌惮,在水落石出之前,我还真不敢把唐缺怎么样。

 

    倚靠着墙壁,半蹲在地上的唐缺,昂起脑袋声音尖锐的低吼:“王朗,你刚才打我的,我肯定会从王影那个贱婢身上还回来,你给我等”

 

    “我去尼玛!”没等他唠叨完,我跳起来一脚直接踹了上去,同时摆摆胳膊,朝着刘博生和陈傲喊叫:“打他!往死里打!”

 

    刘博生和陈傲立即如狼似虎一般围堵过去,唐缺也不是个肯吃亏的主,迅速爬起来,骂骂咧咧的跟哥俩扭打在一起。

 

    从得知王影被人绑架以后,我整个人就时刻处于一种格外焦虑的状态,只是不想周围人跟着我一块乱阵脚,所以一直强忍着扮镇定,可是当唐缺这句话喊出口,我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也彻底湮灭,此时的我脑子里就一个想法,干死面前这个傻叉。

 

    “怎么回事?”

 

    “阿生,你别冲动呐。”

 

    估计是听到门口喊爹骂娘的嘈杂声,叶致远和那几个小年轻人急忙跑出来拉架。

 

    刚才的混战中,唐缺被捣了个血鼻子,此时满脸血污,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指向我厉喝:“有本事别走昂。”

 

    我气喘吁吁的回骂:“放心,我特么不走,来!把你手底下所有能拎枪拿刀的战犯都喊过来!”

 

    叶致远更是搂住我,不停挤眉弄眼的暗示:“朗哥别这样,小不忍则乱大谋。”

 

    “去他奶奶个大谋。”我恼火的扒拉开叶致远,瞪着眼珠子怒视唐缺咆哮:“我特么就问你,小影到底在哪!”

 

    “呵呵,急死你!”唐缺凭借两个拦架的青年掩护,往后倒退两步,掏出手机喊叫:“让兄弟们都上来!”

 

    “上炕都**费劲,你跟我呜呜渣渣呼喊你麻!”陈傲透过人缝一脚踹在唐缺腿上,两条胳膊同时往前扑打,试图薅拽住唐缺,刘博生更是直接抡起旁边的垃圾桶,径直朝唐缺抛砸过去。

 

    就在这时候,病房门口传来王莽干哑的声音:“小朗,你干什么!”立时间,所有人都停驻下来,不约而同的望了过去。

 

    病房门前,王莽虚弱的倚靠着门槛,浓眉倒竖呵斥:“当我已经死了是吧?这是医院,你们要干什么?难道不怕被人笑话吗!”

 

    叶致远推搡我一把,快步走过去,搀住王莽的胳膊宽慰:“王叔,您消消气,年轻人磕磕绊绊的很正常”

 

    王莽摆摆手,挣脱开叶致远的搀扶,蹒跚的走到我面前出声:“王朗,我知道你是好心,但小唐是我干儿子,不论做什么,怎么做,那都是我们的家事,我希望你不要介入,同时也感谢你对我的关怀,从今天开始,不要再来医院看我,公事上你直接和小唐对接吧,青云国际最近一段时间都由他负责。”

 

    “莽叔,你不是脑子也受伤了吧?”我愕然的张大嘴巴。

 

    不远处的唐缺像是找到家长的孩子似的,状态瞬间回升,蹦蹦跶跶的凑过来贱笑:“你他妈脑子才受伤啦,不会说话别说话!”

 

    王莽面无表情的注视我开腔:“王朗,你和青云国际只是合作关系,你我之间虽然私交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请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现在的一系列举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家务事,懂吗?”

 

    “好,你的家务事我不掺和。”我咬着嘴皮手指唐缺怒喝:“但他特么刚才承认小影就是被他绑架的”

 

    “这也是我的家务事!”王莽骤然提高调门,手指头在我胸口猛戳两下,话音未落,他又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盯盯注视王莽的眼角几秒钟后,情绪失控的厉喊:“狗屁的家务事,你和唐缺怎么滴与我无关,青云国际是存是亡也不是我该操心的,但他绑架王影,肯定不行,王影是我对象,你可以为了自己小命苟且偷生,但我这关绝对过不去,今天不交出王影,老子灭了他!”

 

    刘博生赶忙横着身子挡在我前面,凑到我耳边低声劝阻:“小朗子,过了啊。”

 

    叶致远也回过身子朝我暗示:“朗哥,有啥事情好好说,别管。”

 

    “过什么过,你们都看不出来他现在是分不分吗?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管不顾了。”我棱着眼珠子骂街。

 

    王莽深呼吸两口,再次望着我的眼睛开口:“小唐是我带大的,他什么性格我最了解,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唐缺立即见缝插针的接茬:“是啊干爹,我刚刚就是一着急,胡乱说了一句,我怎么可能会绑架自己妹妹呢,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果小影被绑架的事情,跟我有一丝关系,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我喷着唾沫星子谩骂:“你快滚你大爷的吧,发誓要是有用,你个狗篮子早应该超生才对。”

 

    “我信,我相信小唐的誓言。”王莽不可理喻的出声。

 

    一瞬间,我被王莽的态度怼的哑口无言,气的浑身直打哆嗦。

 

    我吭哧带喘的吐了几口浊气,双手抱拳朝着王莽冷笑:“行,你们是一家人,是我特么咸吃萝卜淡操心了,王莽,那我祝你早日康复,寿比南山。”

 

    “谢谢!”王莽表情平淡的朝我伸开手掌:“慢走,不送!”

 

    “客气!”面对他抻过来的手掌,我犹豫一下,还是跟他轻握在一起,紧跟着我微微一愣,而对面的王莽迅速抽回去手掌,耸眉耷拉眼的撇嘴:“再会!”

 

    我没有接话,径直转身,走出去两步后,冲着还杵在原地的刘博生和陈傲大喊:“还愣着干啥?打算继续掺和人家的家务事啊?”

 

    “莽叔,您多保重。”刘博生朝王莽缩了缩脖颈,拽着陈傲迅速撵上我。

 

    走进电梯里以后,我粗重的呼吸慢慢减弱。

 

    “小朗子,王莽肯定是情非得已,不然不能这么说话,你也别往心里去”

 

    “是啊朗哥,我看王莽说那些话的时候好像挺挣扎的。”

 

    怕我气不顺,刘博生和陈傲耐着性子安慰我。

 

    我耷拉着脑袋没应声,不过嘴角却微微上翘,缓缓伸开一直紧握着的拳头,我的掌心里出现一张半指来长的小纸条http://www.mtv235s.com/0/57/15578839.html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

邪恶动态图

动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