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搞笑网

笑话,笑话大全,爆笑笑话,gid动态图,幽默笑话

第二百六十六章 蝴蝶效应,亲笔帖子 作品:《回到北宋当大佬》


2019-05-21

 办差办差,韩琦出得皇宫,召集一众官员商议。

 

    事情很简单,韩琦开口要钱粮。

 

    三司使张方平拱手答道:“韩相公容禀,京中府库,实在没有多少钱粮了,冬粮早收,已发了京畿各地军饷,南方春粮才收,收的赋税也还在统计,来不及到得京城。正是青黄不接之时,实在没有多余钱粮赈灾了。”

 

    张方平之前在皇帝面前,就准备说了,却没有说话的余地,韩琦大包大揽得太快。

 

    韩琦看着张方平,面色很不好看,问了一语:“当真一点都没有了?”

 

    张方平也不想坑韩琦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张方平唯有开口说道:“韩相公也是知晓的,朝廷岁入虽然一直在涨,但是各项靡费,却涨得更快。削减冗费之事,也多次在朝堂商议过,却还没有见到大成效,如今这般,慢慢已经入不敷出了,还请韩相公恕罪。”

 

    韩琦瞪着双眼,左右看了看。

 

    张方平也转头示意着身后几个官员,度支判官王安石硬着头皮往前,拱手:“禀韩相公,度支衙门里账目清晰,当真没有多少钱粮了。”

 

    韩琦也知道三司衙门所言不假,但是事情不可能不解决,更不可能把这情况拿到皇帝哪里去诉苦,要宰相干啥的?不就是解决问题的吗?难道要皇帝自己来解决问题不成?皇帝也变不出钱粮啊。

 

    韩大相公也是倒霉催的,上任没多久,不是打仗,就是发大水。

 

    便听韩琦又问道:“京畿各地州府府库情况如何?”

 

    王安石虽然上任时间还短,但是对于各地度支之事还算了然于胸,上前答道:“禀相公,京畿各地府库,也无多少钱粮,不过倒是可以吩咐下去,有多少运多少来,合各地之力,兴许可以渡此难关。不过……”

 

    “不过什么?”韩琦哪里还有什么耐心。

 

    王安石连忙接道:“下官是想说,也不知原武决堤,到底有多少灾民,大水还在肆虐,受灾区域还在扩大,若是灾民太多,只怕京畿各地州府钱粮聚在一起,也难以为继。”

 

    韩琦这回是真的一个头两个大,想了想,开口又问:“派人往南去催,各地转运使一个个催。”

 

    “相公放心,我这就派人往南方去催。”张方平答道。

 

    韩琦又开口问道:“城外现在聚集了多少流民?”

 

    枢密使田况上前:“韩相公,刚才听得人来报,流民已经过了四万,还在源源不断来。”

 

    韩琦大手一挥:“田相公先派人去招兵,也往各处军营去清点一下,看看各处军营的库房里有多少粮食,运一些出来,算是借用,待得南方春粮到了,再行奉还。”

 

    田况点头。

 

    韩琦起身:“有劳诸位,先去办着。尽快往城外放粥,暂时万万不可有人饿死。之后的事情,本相再来想办法。”

 

    众人慢慢退去,各做各事。

 

    韩琦却依旧坐着不动,不断在想办法。其实本还有些钱粮可用,只奈何狄青出征,来去好几个月,为了限制狄青,只给了狄青一个邕州的管辖权,狄青的粮饷全靠朝廷补给。花费甚大,甚至韩琦还故意把几船粮食给沉到了江里。这一切都是为了拿捏狄青,让狄青死无葬身之地。

 

    当真是蝴蝶效应啊,牵一发动全身。

 

    若是甘奇没有劝狄青辞官,狄青已经死了好久了,没有狄青在世,朝廷就不会如此出兵去再剿火峒蛮。火峒蛮在邕州闹腾着,肖注躲在邕州城里应对着,倒也不至于威胁到汴梁城里的事情。

 

    而今狄青去把火峒蛮剿灭了,钱粮用出去了,甚至都往江里沉了。又发大水,要救急灾民。

 

    韩琦这不知道是不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若是当初给狄青更大的权利,与上次一样临时管辖荆湖南北路,很大一部分粮草补给就不需要朝廷直接派发了,更没有必要把粮食沉到江里去。

 

    归根结底,韩琦不想着害狄青,此时也不会如此为难。

 

    此时的甘奇,也不知道韩琦的为难,正在运作着自己的政治资本,到处派发帖子,甘奇甘道坚的中秋诗会,大儒胡瑗带着一众太学博士直讲都会到场,甚至还有礼部一些官员也会到场。

 

    接到帖子的人,一个个兴奋不已。

 

    还有一些平常与甘奇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人,也意外接到了帖子。

 

    比如一个叫作陈翰的富家子弟,祖上曾经当过京官,发迹之后家大业大,到得陈翰的父亲,如今只是一个京畿路下八品官县官了,但是家业依旧不小,陈翰是个半吊子的读书人,举子考了许多回不中,比起读书,他更喜欢各处楼宇到处耍。

 

    陈翰接到了帖子,打开一看,看到甘奇的签名,中秋诗会,激动不已,举着帖子就奔出了家门,几个狐朋狗友一约,陈翰拿出帖子,得意洋洋,就开始吹:“你们看看,甘奇甘道坚,亲自给我发的帖子,邀请我中秋参加诗会,你们看看,亲笔的帖子。未想他甘道坚也听过我的大名,此番诗会,太学胡先生也会到场,还有礼部许多官员,连府学的吕学究也被请去了,如此好的机会,定要好好表现一番。”

 

    几人凑脸过来看了一看,却都不怎么样惊讶。

 

    这让陈翰觉得有些不爽,开口说道:“怎么,你们还以为是假的不成?这是真的,甘道坚亲笔的帖子。你们这回一定要帮帮我,以往写出的好诗词好文章,都快快给我,这回一定要准备得妥妥当当,定要出个彩头,定要在诗会上一鸣惊人。”

 

    原来陈翰把这些人请来,是为了“集思广益”,为了准备诗词,一个人才华不行,那大家就一起凑一下。

 

    却见一人神神秘秘从怀中掏出一物,摊开一看,说道:“陈兄,你看这是什么?”

 

    陈翰凑过去一看,满脸惊讶:“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也有甘道坚的亲笔帖子?你凭什么也能有?”

 

    那人笑了笑:“难道只许陈兄名声在外?不许小弟的大名传到甘道坚的耳朵里吗?”

 

    却见此时,身边几人都在怀里掏。掏出来的都是甘奇亲笔的请帖。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们……甘道坚莫非瞎了眼不成?”陈翰气不打一处来。

 

    “陈兄,想来是甘道坚从哪里听闻了咱们几个人的名声,所以才都发了帖子。”

 

    陈翰起身,说道:“我先走了,我去备诗词文章了,你们先吃着喝着。”

 

    说完陈翰就走了,他是真着急,本来准备在这几个朋友这里弄一些好诗词,这回是弄不到了,唯有再去找其他人,找一些穷书生,给点钱,弄点中秋词来备好,到时候诗会上用。

 

    却见其他几个人,哪里还吃喝,都起身而走,大概也是要去弄诗词了,有备无患,尽量多弄一点,什么题目都弄上几篇好的,这大概也算是押题了。

 

    就等中秋诗会,个个都要一鸣惊人。http://www.mtv235s.com/38/38585/15617821.html

第五十七章 复制咒_哈利波特之渡鸦之爪


2019-05-20

   七月的最后一天,一只身型瘦弱的猫头鹰一头撞在戈德里克山谷210号被附加了保护咒的窗玻璃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待到麦克过去查看时这只可怜的小家伙已经不会动了,在它的腿上还绑着一卷羊皮纸,看样子这只猫头鹰是靠着坚韧的意志拼死将信送到这里来的。

 

    敬它是一名称职的信使,麦克将它身上的信取了下来拎着两只爪子拿去厨房准备给它一个风光大葬,火葬。

 

    没成想,麦克还没为这名勇士褪去身上厚厚的羽毛大衣,这场葬礼的主人公便醒了过来。

 

    这可不行,葬礼就要有葬礼的样子,厨房里的水都快要烧开了,只等勇士脱下羽毛外衣后进去泡澡了,这时候醒了葬礼还怎么进行?

 

    麦克将手伸向了勇士的脖子,打算让它再次睡去。

 

    勇士的脖子上竟然还挂着一条项圈,上面雕刻着几个大字:韦斯莱。

 

    这下葬礼就彻底没办法进行了,麦克还没有狠心到把朋友家的猫头鹰烤了吃的地步。

 

    为勇士准备好清水和食物,麦克这才有功夫打开信封。

 

    信是韦斯莱兄弟寄来的,两人声称由于在上个学年中托了麦克福赚了不少钱,准备在家中开一场party,特意邀请麦克前往。

 

    信中还提到富兰克林已经被他们接到了陋居中,哈利也收到了他们寄出的信,不日就会抵达。

 

    难怪这老猫头鹰一副快要断气的样子,原来是跑了这么多地方。

 

    麦克撇了撇嘴,这兄弟二人的资本家特质越来越明显了,一只猫头鹰也就几十金加隆,犯得着让这只老的毛都快掉光的猫头鹰拼着一条老命去送信吗?

 

    人家为你们韦斯莱家幸苦工作了这么多年,让它留在家里安享晚年不好吗?

 

    一边鄙视着抠门的两兄弟,一边轻轻抚摸着猫头鹰的羽毛。大概是老了的缘故,这只猫头鹰性子非常温和,感受着麦克的轻抚舒服的眯起了眼睛,还用湿漉漉的鸟喙蹭了蹭麦克手,丝毫不知刚刚就是这个人想把它烤了吃。

 

    看着猫头鹰依旧在微微颤抖的双腿,麦克决定还是不让它送回信了,现在让它去送回信,它十有**要死在路上。

 

    还是自己亲自走一趟吧。

 

    如此想着,麦克便吩咐洛洛照顾好这位猫头鹰勇士,顺便让他转告弗利维教授自己去了韦斯莱家,可能要在那住几天的事情,转头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第一次去别人家里,空着手总归不太好意思。听说韦斯莱先生非常喜欢麻瓜的东西,那就再好不过了,买些乱七八糟的麻瓜玩具给他便是了。

 

    掏出自己珍藏的一张100元英镑,麦克一个复制成双就扔了上去。

 

    随着一阵青烟升起,两张一摸一样的百元大钞便出现在了麦克眼前。麦克拿起两张纸币左看右看,发现两者不仅花纹一样,就连他不小心粘上去的污渍都一摸一样,满意的点了点头。

 

    复制咒是麦克从**区带出来的,这条魔咒的难度并不高,然而在巫师界流传的却并不广,原因是除了它属于魔法部严格管制的魔咒之外还因为它的作用在传统巫师看来实在是太鸡肋了。

 

    被复制咒复制出来的物品不论是外观还是质量都与正品没有区别,但归根结底复制品终究是虚有其表的假货。

 

    打个比方,你用复制咒复制了一块面包。这块面包无论是外表还是气味都与真的面包如出一辙,但它是不能吃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上面的魔力会慢慢耗尽,最终化为虚无。把它吃下去或许能够暂时拥有饱腹感,但却不能提供给人体任何营养,时间一到还会因为腹中食物的突然消失造成更大的饥饿感。

 

    但用它来复制金钱或者贵金属就没有这种缺点了,除了会突然消失,麻瓜们现有的任何检测手段都无法检测出复制品和真品的区别。

 

    实际上巫师们也不傻,复制咒曾被广泛应用于复制金加隆进行诈骗,后来还是因为魔力检测法术的普及以及魔法部对于复制咒的强力管制才使得这些行为慢慢消失。

 

    所以说,当初古灵阁的小妖精对麦克说的话是正确的,麻瓜的货币对巫师界的人来说毫无意义。

 

    也就只有像韦斯莱家这样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和那些不会复制咒的巫师才会把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麦克手持厚厚一叠英镑,兴冲冲地便来到了客厅,见洛洛正一脸紧张地盯着猫头鹰,和他打了个招呼便冲进了壁炉。麦克的魔力还不够强,复制咒复制的英镑只能存在一天的时间,得抓紧时间把他们都花出去。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麦克走出了破釜酒吧,伦敦市人来人往的热闹街道出现在麦克的眼前。麦克深吸了一口带着烟火气息的空气,惬意的摆了摆头,一整年没有回归麻瓜世界了,就连这被重工业严重污染的空气闻起来都这么好闻。

 

    身上的钱就连序号都是一模一样的,那些价格昂贵的奢侈品店麦克是不敢去的,只能去那些总消费不会超过100英镑的商店。

 

    不过好在1992年的英镑价值还是十分坚挺的,100英镑已经能够买很多东西了。

 

    最新的遥控飞机,韦斯莱先生肯定喜欢,买了。什么?一辆只要20英镑?给我来5辆!

 

    菜谱?韦斯莱夫人一定会喜欢的。一本只要5英镑?给我全世界各地的菜谱打包20本!

 

    ……

 

    购物一直持续到了下午,这次麦克只复制了大概一万英镑,然而直到麦克身上带着的几个无痕伸展咒袋子全部装满这些钱也没有花完,大概还剩下个三四千英镑的样子。麦克不由得感叹了一下自己太久没有在麻瓜世界生活,就连以前最擅长的花钱都花不来了。

 

    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巷子,麦克让出了足够的空间伸出了黑刺梨木魔杖。

 

    “砰!”

 

    随着一声巨响,一辆亮紫色涂装的三层巴士出现在麦克的眼前,在车窗上还用金色的涂料写着:骑士公交。

 

    麦克顺着打开的车门走进了车里,身穿紫色制服的售票员刚想要说什么麦克便扔出了十一个银西可道:“去奥特里-圣卡奇波尔村的陋居,陋居你认识吧?”

 

    PS:求个票!我要是也会复制咒就好了,直接复制推荐票,嘻嘻。http://www.benshuge.net/57/57929/16337079.html

第1270章 交代 作品:《倾城狂妃:废材三小姐》


2019-05-20

   第1270章  交代

 

    不过,之前她沿着温泉水游走上去看到的另外一个神族的男人也很优秀的。

 

    突然,丁绮双有些不确定该选择哪个了?

 

    但眼下这个魔尊召唤了自己过来,那就得势必好好刷刷存在感,给自己争取一下。

 

    想到此,丁绮双规规矩矩的屈膝行礼,将自己最美最容易暴露身材的角度轻而易举的展示给了眼前这个男人。

 

    “那绮双便助力魔尊一举多得苦寒之地的两大至宝。”

 

    “不必,本尊召唤你只是要你替本尊照看着这个小丫头。在本尊离开期间,好好保护她、看护她、照顾她其他的不需要你插手。”

 

    丁绮双猛然一惊,似是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抬头望着血煞:“魔尊您您怎么能”

 

    血煞听到此,脸色陡然一沉,身上的煞气微微散射,丁绮双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额头的冷汗顿时往外冒。

 

    她根本扛不住魔界魔尊的威压,若对方不爽,只需要用一根小拇指就能轻而易举的碾死她。

 

    “是是绮双冒失了。”

 

    血煞冷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

 

    “好好看着她,若她有事你便不用存在于这个世界了。”

 

    看似云淡风轻,但说出口的话之中却夹杂着极致的冰冷和杀意。

 

    丁绮双顿时觉得后颈处似乎有一把刀横着,让她觉得头皮发麻,整个人都快抖成了筛子。

 

    “咳咳,那个绮双斗胆,敢问一下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又与您是何种关系?”

 

    血煞冷笑了笑,单手摸索着下巴,大打量丁绮双的眼神中已经带着几分“要怎么弄死对方”的想法。

 

    “哦你很好奇?”

 

    血煞微眯着眼,神色慵懒,看似说出口的话很是随意。

 

    可若丁绮双下一句话说不对,她的脑袋就要立马搬家。

 

    “不是是我想确认一下这位姑娘对您的重要性,到时候我会根据情况来确认要怎么保护这位姑娘?”

 

    丁绮双也很聪明,毕竟是活了两千多年的老妖婆了,猜测眼前这位魔尊心思的手段还是不错的。

 

    这番话,就是在询问血煞,这姑娘要是对您特别重要,哪怕我豁出性命也得给您看护好了。

 

    血煞听到此,勾了勾唇:“她活,你活。她若掉一层皮,你飞灰湮灭。如此可懂?”

 

    丁绮双听到此,脸都白了。

 

    什么叫对方掉一层皮自己就飞灰湮灭?那不是说这女人等同于是魔界魔尊的心头肉了?

 

    丁绮双心里酸涩不爽,但面上却不敢再显现了:“是,绮双明白了。魔尊您安心去办事,这里有绮双看护着。”

 

    血煞看到眼前这个火脉的守护者终于识相了后,才微微点了点头,抬手一挥撤掉了两人身周的结界。

 

    同一时间,外面被定住的以香也可以松动。

 

    对于以香来说,仿佛就是自己呆滞了两三秒的时间而已。

 

    而她看过去,旁边的血煞也就是被对面的漂亮女人吸引住了而已。

 

    其他的,她都全然不知。

 

    丁绮双自然猜到了血煞并不想泄露自己身份的事情,于是主动上前装作不认识的模样单膝跪地:“绮双见过这位大人,公子召唤绮双必然有所要求。绮双耐心听训!”

 

    “你替我看着她,顺便教教她什么才是女人该有的样子。你看看,这臭丫头如今这么丑、性格还这么倔强着实是不讨喜。”

 

    说完,血煞还直接动手捏了捏以香肉嘟嘟的脸颊,那双深邃眼眸中满是温柔笑意,与之前在结界内对视丁绮双时完全不同。

 

    血煞自己不会有什么太多感觉,一心扑在墨染身上的以香也不会注意到血煞对待自己的态度有多温柔。

 

    可对面看着这刺眼一幕的丁绮双就不是这样的了。

 

    前后对比太过明显,心底落差极大的丁绮双隐隐觉得眼前这个被毁容了的臭丫头会是自己跟在魔尊身边的阻碍。

 

    毕竟这臭丫头长得那么丑,对于自己这般漂亮的女人肯定是心生嫉妒的,两女共侍一夫的话这臭丫头肯定不爽。

 

    到时候如果让本就痴迷的魔尊杀了自己,可怎么办是好?

 

    “是,绮双遵命。”

 

    顿了顿,丁绮双看着拍开血煞手掌的以香,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冷芒。

 

    然后勾着唇,以一副温柔做派上前蹲下身,看着面容和身上被大面积烧伤的以香,缓缓开口说道:“这位妹妹,怎么称呼?我叫丁绮双,你叫我绮双姐姐就好。”

 

    以香冷着脸,刚才丁绮双眼睛里散发出的杀意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从小被欺负长大的以香,心底深处很是敏感。

 

    再加上女人之间都有一种敏锐的第六感,这个女人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抱歉,我没姐姐。”

 

    血煞听到此,勾着唇笑了笑,纵使被以香拍开也不恼怒,反而又犯贱的伸手过去在以香的耳朵、脸颊、头发到处乱捏乱摸

 

    以香每次不厌其烦的拍开他,他就重新出手去偷袭以香脸上其他的地方。

 

    两个人玩的不亦乐乎,一旁的丁绮双看着脸都快黑了。

 

    “本尊也觉得她不适合做你姐姐。毕竟人家两千多岁了,跟你当奶奶都年轻。”

 

    血煞一番话,彻底让丁绮双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当然,低着头的时候,丁绮双眼睛里的怒意和杀意却慢慢的凝聚了起来。

 

    “行了,本尊得去办事了。你好好的呆在这,不要乱跑。把她当做丫鬟和护卫就成,老老实实的想吃什么就让她去弄。本尊这次出门也没带什么糕点之类的,等回头带你回去后好好养你。”

 

    说完,血煞起身又不管不顾以香的态度伸手狠狠地揉了一把那蓬松的头发,心满意足的背着手一个瞬移离开。

 

    如此,这岩浆岸边就只剩下了丁绮双和以香两人。

 

    “你叫什么?”

 

    丁绮双等血煞一走,那之前装出来的谦卑柔和悉数不见。

 

    冷着脸,戴着一副幸灾乐祸的面容看着面前盘腿坐在地上的以香,嘴角压抑不住的上扬。http://www.mtv235s.com/6/6945/15600887.html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末页

邪恶动态图

动态图片